强暴

阅读次数:


“呤……”一声门铃响起,正在清理地板的阿敏慌忙放下手里的扫帚跑过去
,打开门一看,是自己的朋友也是大学时的同学建明。阿敏高兴地将他迎进来,
只见平时不太修边幅的建明今天一改往日,他穿着灰色的西装,头发整齐光洁。
  “今天是你的画廊第一天开业,祝贺你!”建明说着把手中的一从鲜花送到
阿敏的手中。阿敏接过花,“谢谢你,你怎幺等到已关门以后才来?”
  “我和洪涛约好,一会儿他就来,这样我们三个老同学就能安静的聊天了!

  “洪涛也能来吗?那太好了!我给你先倒水去。”建明看着阿敏转身离去的
背影还是那幺苗条,有风韵,心里想到当年建明,洪涛和阿敏都是艺术系的同学
,他们俩个都是阿敏的忠实追求者,那会儿阿敏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,一张漂亮
的鹅蛋脸上双眼黑白分明,眼神仿佛都会说话,修长苗条的身材……谁知后来他
们俩都没追到阿敏。毕业后各到不同的行业发展,但到还是保持了联系。
  阿敏在前两年嫁给了一个画家后,就一直准备开一个自己的画廊,今天终于
开张了。
  这时阿敏手里拿着一杯饮料回来,建明看到她换了一套白色的连衣裙,裙子
很长,只露出一段纤细的小腿,更显得她的身材迷人。
  “想不到你结婚后还是这样漂亮,真是动人!”建明半开玩笑的说。
  阿敏一笑,“怎幺洪涛还没到呀,你先喝饮料吧!”
  建明笑着接过饮料,刚想说话,门铃“呤……”响了,阿敏一下跳起来:“
一定是他到了。”
  建明站起来,阿敏打开门,一个很瘦的男人站在那儿,手里拿着一支香槟,
阿敏一呆,接着笑着大声说:“你怎幺瘦成这样了,才几年没见,赶紧进来吧,
我和建明等你半天了!”
  洪涛一边走一边说:“还不是见不到你,想成这样了!”他进来后走到建明
旁边,自己坐下,把酒放在桌上,“阿敏你快过来开香槟,我们边喝边聊!”
  “碰”的一声,香槟打开。阿敏给俩人倒酒,洪涛的眼睛就盯在阿敏的胸部
,阿敏弯腰时,连衣裙上摆露出白色的蕾丝纹胸,雪白的胸脯挤出一条发亮的沟
。洪涛咽了口水,赶紧说:“祝阿敏成为最有名的画家,让我们干杯。”并先举
起了酒杯,大家一饮而尽,开始聊当年学生时代的趣事。
  洪涛看着阿敏泛着红光的脸,心里飞快地转着念头。
  “我想去一下洗手间,建明,我们一起去!”洪涛拉着建明走到洗手间。
  “你干幺拉我一起来?”建明问道。
  洪涛带着怪笑看着建明,“你想不想和阿敏做爱?”
  “你说什幺?”
  “和她做爱!”
  建明楞住了,不知该怎幺回答他。
  “你放心吧,我们一起去,你如果不敢的话,你就先走!好啦,干不干随你
,想想吧!”说罢,洪涛转身就走,建明呆呆的跟在他后面。
  俩人分别坐在阿敏的左右,阿敏帮俩人倒酒,洪涛顺势将手搭在阿敏的肩上
,阿敏一楞,但想原来他们经常开此类玩笑,也就不太当真,只觉洪涛的手轻轻
在自己的脖子上抚摸,然后竟慢慢地向下摸来,洪涛的另一只手托在她的腰间。
  阿敏觉得气氛不太对,大家都不怎幺说话了,她望向建明,却发现建明低着
头,好象在想些什幺,阿敏轻轻地向前靠,想将洪涛已经快摸到胸部的手摆脱开
,但洪涛忽然加劲,把阿敏搂住靠在肩膀上,阿敏一下向后仰,本来翘着的腿忙
打开。
  这时建明突然抓住阿敏的双腿,用力分开。阿敏知道不对了,也知道他们要
干什幺,“你们要干什幺,快放手!”刚说完这句话,洪涛就将她的嘴按住,同
时另一只手从连衣裙的上方伸进来,直接开始隔着纹胸抚弄高耸的胸部,阿敏双
手拼命推洪涛,却忘了建明,建明已将连衣裙的整个下摆撩起来,阿敏一双穿着
肉色玻璃裤袜修长的腿完全暴露在建明的眼前,隔着裤袜大腿跟部的蕾丝半透明
内裤下隐隐可以看到有黑色的图案。
  建明看着阿敏暴露的双腿和诱人的三角地带,也不再考虑别的了,俩手捏住
阿敏腰部的裤袜和内裤的重合处,使劲向下拉。阿敏忙夹紧双腿用力向后靠,不
让建明得逞,洪涛这时则腾出一只手来将阿敏背后连衣裙的拉链一下全部拉下来
,并把阿敏上半身的阻挡完全解开,阿敏现在除了纹胸上半身已完全赤裸,拉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