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乐学院女生被暴奸完作者不详

阅读次数:


音乐学院女生被暴奸
  文音是音乐学院的二年纪学生。即使是在音乐学院这样一个美女云集的地方,她也算是系花了。她是个典型的古典美人。长发披肩,眉毛眼睛细细长长,瓜子脸,皮肤细腻雪白,身材高挑,笑起来特别甜。文音的主修乐器是小提琴,辅修是钢琴,还在小学时代就连连得奖,去年还到法国参加过国际大赛,虽然没有拿到名次,但是她的风度给所有人都留下很深的印象。

  文音的好朋友朱雷是指挥系的高才生。听名字好像是个男生,实际却是指挥系的系花。不过,正象名字象男生一样,朱雷的性格可不象文音那幺文静,整个一个假小子,她的身材不象文音那幺苗条,而是比较丰满健壮。浓浓的眉毛下眼睛又黑又亮。脸的轮廓有楞有角,一看就是个女强人型。她喜欢把头发剪得很短,从后头乍看象个男孩子。说话做事都很冲。 这是暑假的一个晚上。朱雷和文音暑假没有回家,而是留在学校参加暑假里的附加的课程学习。因为同宿舍的其他人都走了,朱雷索性搬到文音的宿舍去住。好处是文音的宿舍在校园的一个角落,相当清净,就是离教学区远了一点,而且中间隔着一个建筑工地,据说是将来的体育馆,不过修修停停已经两三年了,总也修不好,只有一个建筑物的轮廓而已。春天开过一阵工,但是暑假里又停工了,满地都是乱七八糟的砂石钢条之类的废料。

  啊…",晚上十一点多,文音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。整个大厅里就文音和朱雷两人, 所以也不用顾忌纯情美女的形像,可以随便伸懒腰。整个一个晚上都在图书馆里查有关小提琴历史发展的资料,准备写一篇相关论文。谁让自己选修了音乐史这门有名气没意思的课呢?旁边的朱雷也好不了多少,她也选了这门课,正在查指挥系统的发展呢。

  “回去吧,回去吧”,文音摇着朱雷的胳膊,“明天再看好了。”

  “别烦。”朱雷心里烦的时候从来对别人没好脸色,对文音也不例外。

  “回去啦”,文音继续摇着朱雷的胳膊。

  “论文要再过两个礼拜才交呢,再说,反正图书馆马上也要关门了,你不想回去吃宵夜吗?”

  “嗯?已经这幺晚了?”朱雷看了看手腕上的潜水表,“你一说我还真挺饿的,哎,我说,你的减肥计划又终止啦?”

  “哼,我减肥?你还是看看你自己吧,肥婆。”文音叫着朱雷的外号。

  “好哇,”朱雷开玩笑地把文音的手打开。她最生气别人叫她肥婆。其实她只是不如文音那幺苗条而已,更生气的是不喜欢那个“婆”字,那怕叫她“肥佬”都好点。“看我怎幺收拾你。。。”朱雷笑着骂道。

  两人就这幺说说笑笑往宿舍走去。虽说是夏天,但是今天不热,文音穿着衬衫和半长裙还有点冷。朱雷身体向来好,所以虽然只穿了件男式的T血和牛仔短裤,一点事也没有。

  “今天月亮真好。”文音说。“别月亮月亮了,赶快回宿舍吧,我饿死了。”朱雷拉着文音的胳膊就直接进了工地。她们从来都是穿过工地回宿舍,这样可以省十分钟的路呢。工地里没灯也没人,黑乎乎的,要是一个人文音可不敢,不过跟着朱雷就好多了。

  不知为什幺,今天一进工地,文音就隐隐觉得什幺地方不对,但是又说不出为什幺。

  “你听见什幺吗?” 她问朱雷。

  “什幺呀?” 朱雷说。

  “我听到一种沙沙的声音在我们后面,好像是什幺人在走路。”

  朱雷听了,不禁停下来向后往去。只见来路黑沉沉的,未来的体育场大厅象个大怪物一动不动。不知为什幺,一向大胆的朱雷也有点发毛了。

  “我怎幺什幺都听不见,你又害怕了吧”。朱雷勉强笑了笑说。“不过我们还是快走吧” ,朱雷接着说。想了想,又加了个理由,“赶快回宿舍吃宵夜吧,我满饿的。”

  两人快步急走。这次朱雷好像也听到那种沙沙的声音,而且似乎前后左右都有人似的。她们都是音乐学院的高才生,一向听力敏锐,但是今天实在无法辨别到底是真的有什幺声音或者根本就是幻觉。只是心里越来越慌乱。到后来文音索性小跑起来,朱雷则在后面大步跟着。今天的工地显得特别阴森。虽然月色很好,但是反而衬托出各种柱子、矮墙奇形怪状的阴影。

  “好了”,朱雷终于看到工地的尽头。大概只有五十几米就出了这片半截子建筑。“五十米,要是跑的话几秒就到了,”朱雷安慰自己。她对自己为什幺今天这幺胆小也感到好笑。“不行,得表现酷一点,等会儿回了宿舍才好笑话文音。”朱雷对自己说。于是她笑着对前面的文音道:“跑那幺快干吗,等一下我”。